新聞動態
聯系我們
  • 上海市長寧區紅寶石路500號A棟8樓
  • 021-52370598
  • 021-52370599
  • 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    工作時間:9:00-17:00
網絡售藥灰色地帶 不少處方藥打擦邊球成套路
2018-03-01

 

藥品零售表面波瀾不驚,現狀卻亂云堆疊。眼下,藥品零售企業的自我“松綁”和監管部門的“收緊”又迎頭撞上。食藥監總局近日提出我國不能放開網售處方藥。但處方藥違規零售卻開疆拓土,從網絡擴展到手機APP,讓監管更加撓頭。

 

網絡售藥權責劃分難

 

在網上買藥,并不難。在搜索引擎上,諸如“沒處方怎么能買到處方藥”的各類“科普”帖俯拾皆是。有商家直言,只要個人感覺風險可控又需要,搜索“×××”網店,就能買到想要的處方藥了。

 

記者按圖索驥,隨機下載了一款名為“1藥網”的網絡售藥APP。在線的“店小二”前一分鐘還在介紹該如何購藥和支付,后一分鐘就秒變“執業醫師”,不僅給使用假名注冊的記者開了處方,處方藥“鹽酸左氧氟沙星膠囊”在記者支付了30元后,訂單很快就進入處理中狀態。

 

網絡售藥很方便,一旦出了問題卻可能陷入一個無解的“連環套”。比如,在北京短暫居住期間,山西消費者李先生突發疾病,通過廣東一家醫藥電商平臺,買了四川一家醫藥企業生產的處方藥。一旦他因為服藥出現了過敏性休克甚至致殘等更嚴重問題,該在哪里投訴,由何地監管部門一查到底全都存疑。

 

對違規行為最有力的震懾不在于是否有限定的法規,而在于被處罰的必然。在網絡售藥環節,依然有著監管和制約的灰色地帶,使得各方權責的劃分至今不夠明晰,鉆空子的屢見不鮮。網絡監管的技術“鎖”,還沒有完全扣上。

 

處方藥打擦邊球成套路

 

有些處方藥,一些藥店無需紙質處方,都能隨到隨買。在朝陽區西壩河南路附近的一家“德威治大藥房”,記者告訴營業員自己嗓子痛,希望能買兩盒抗生素“左氧氟沙星”。雖然面對面,可營業員并未提出要看記者的身份證或者社保卡,在記錄記者隨機報出的名字和年齡后,一張處方就開好了,記者也買到了兩盒名為可樂必妥的“左氧氟沙星片”。

 

處方藥是各藥店無不垂涎的巨大蛋糕。然而一位在西城開店的藥店經理吳先生忍不住訴苦,雖說現在逐步醫藥分開了,但對于藥店來說,處方外流太難了。他表示,有處方的顧客,第一選擇肯定是在醫院拿藥,這樣還能醫保報銷。極個別像進口的阿奇霉素——希舒美,這種有些中小型醫院沒有的處方藥,顧客才會來藥店買。“說實話處方藥在藥店的銷售總量偏低,根本賺不上錢,”吳先生說,“現在網上和手機里賣的藥不僅品種多、折扣大,很多不要郵費就能送到家。實體藥店賣處方藥,說實話只是為了多吸引幾個回頭客。”

 

統計顯示,截至去年底,國內藥店數量已經超過40萬家。“現在執業醫師絕大部分都在醫院,而且動輒月薪幾萬元,在藥店執業的估計連4萬人都沒有。有些藥店要么沒有執業醫師,要么只能租個執業醫師的證來應付。”吳先生說,“有關部門的檢查多在白天,所以有些藥店白天不敢賣處方藥,晚上就敢賣了。有些賣藥的APP首頁就寫著沒有處方不能銷售處方藥,可實際上卻把處方藥和非處方藥進行搭售,以‘治療組合’的名義,睜一眼閉一眼地打著擦邊球。這些都是業內的‘套路’。”

 

處方共享平臺或成突破口

 

近日,食藥監總局公布了《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,披露我國互聯網醫藥發展勢頭強勁,醫藥電商企業年度銷售額已經超過了612億元。

 

食藥監總局方面承認,互聯網藥品經營的發展越來越快,在執法管轄、案件調查、證據固定等監管方面,技術手段和能力確實跟不上。食藥部門介紹,網絡售藥從單一的網站售藥已經發展到手機APP,有些非法個人更是通過微信、QQ、微博等進行兜售。

 

“美國等一些國家實行徹底的醫藥分開管理體制,醫院只設住院藥房,基本沒有門診藥房,醫生只負責診斷疾病開處方,病人憑借處方在實體藥店或網上藥店購買處方藥。”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、北京大學健康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介紹說,這得益于美國等有些國家不僅實現了電子處方,醫療系統也實現了電子監管。網上藥店、零售藥店、醫療機構、醫保機構及醫師間,全面實現電子病例與電子處方的資源共享。

 

她分析,除了結合國情推廣電子處方,為了處方外流,還應該建立一個方便醫院、患者和線上線下藥店運轉的處方共享平臺。我國還要探索線上電商的醫保支付模式,將更多零售藥店納入醫保,多手段將處方從醫院分流出去。

 

(來源:北京日報)

返回
刺客信条5赚钱攻略